logo
當前位置:首頁 > 醫藥觀察 > 資訊速遞 > 醫療資訊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立法保障城鄉醫療全覆蓋
2019.12.25來源:澎湃新聞

12月23日,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十五次會議分組審議了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草案。澎湃新聞注意到,鄉村醫生、社會辦醫等議題頗受關注,有意見建議通過立法保障城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機構對公民服務的全覆蓋,并明確鼓勵社會辦醫的具體舉措和政策支持。

數據顯示,2018年,全國共有62.2萬個村衛生室,尚有6%的行政村沒有設村衛生室。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陳竺指出,包括疾病預防控制中心、鄉鎮衛生院在內的公共衛生機構,在疾病預防控制方面作用非常關鍵。

他舉例說,內蒙古錫林郭勒盟蘇尼特左旗巴彥淖爾鎮兩例鼠疫病例之所以到北京確診,主要原因是當地的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發現疑似病情后誤認為是肺炎,沒有第一時間向疾病預防控制部門通報而是直接轉診北京,造成疫情進京,引起社會關注和恐慌。

為此,陳竺建議將上述草案第34條第2款修改為“國家加強以縣級醫院及公共衛生機構為中心,鄉鎮衛生院、村衛生室為基礎的農村醫療衛生服務網絡和以社區衛生服務中心為主體的城市社區衛生服務網絡的建設”。

“村衛生室作為城鄉三級醫療預防保健網的最基層網底,是國家衛生體系與城鄉居民發生聯系的第一級接觸點,在提供基本醫療和公共衛生服務過程中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陳竺說。

陳竺還建議,將第37條第1款修改為“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應當制定并落實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科學配置醫療衛生資源,舉辦醫療衛生機構,為轄區內所有社區和鄉村公民獲得基本醫療衛生服務提供保障”,以此保障城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機構對公民服務的全覆蓋。

另一項數據顯示,2018年,我國村衛生室從業人員達144.1萬人,其中村醫84.5萬人。

“村醫是億萬農民健康的守門人。”陳竺表示,盡管近年來村醫隊伍建設取得了很大成績,但尚未從根本上解決村醫隊伍不穩、業務能力不強、待遇保障偏低等問題。

澎湃新聞注意到,草案第56條第4款規定,“國家加強鄉村醫生隊伍建設,建立縣鄉村上下貫通的職業發展機制,完善對鄉村醫療衛生人員的多渠道補助機制和養老政策”。

陳竺認為,對村醫僅提補助,顯然不是穩定的保障機制,不利于村醫隊伍的穩定和可持續發展,建議在“多渠道補助機制”前加上“服務收入保障機制”。

與此同時,陳竺還提到社會辦醫的問題,“社會辦醫日益成為我國醫療衛生服務體系的重要力量和有益補充,加強公立醫院與社會辦醫的合作,不僅有利于滿足中等收入及以上群體對多層次、多元化、個性化醫療服務的需求,也有利于推動醫學科技的創新,進而輻射到所有基本醫療衛生服務。”

基于此,他建議將第41條第1款修改為“國家采取多種措施,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依法舉辦醫療衛生機構,支持和規范社會力量舉辦的醫療機構與政府舉辦的醫療衛生機構開展各種類型的醫療業務、學科建設、人才培養等合作”。

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景漢朝也建議進一步加大對社會力量辦醫的支持力度。他談及了三點理由:一是,社會有廣泛的需求,看病難問題是當前我們面臨的一個非常大的民生問題,公立醫院資源遠遠不能滿足群眾的需要,應當大力發展社會力量辦醫。

二是,在實踐中社會辦醫發展很困難,在許多方面與公立醫院是不平等的,比如人員的招錄、調動、職稱評定、工齡計算等等,很難跟公立醫院享受平等待遇,客觀上限制了它的發展。

三是,基本醫療衛生與健康促進法對于怎么促進社會力量辦醫應該有充分的體現。他舉例說,第一,第38條規定,舉辦醫療機構其中有一點要先有醫療衛生人員,才能辦理審批手續。社會辦醫怎么辦?如果有關部門還沒有批準,就要求他必須先有醫療衛生人員,根據什么來招錄?如何銜接?要有可操作性,應有明確規定。第二,第41條規定,“國家采取多種措施,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依法舉辦醫療衛生機構”。“多種措施”表述太含糊了、太原則,沒有可操作性,應該采取列舉式,有關部門和地方才好操作。另外,僅僅規定“鼓勵和引導”社會力量辦醫還不夠,在“鼓勵”之前應加“支持”二字,要有支持政策,即支持、鼓勵和引導。

行業資訊/文章頁/相關閱讀上
行業資訊/文章頁/相關閱讀下-防疫課堂
Copyright ? 2004-2020??北京先鋒寰宇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京)-經營性-2015-0005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京B2-20192285??京ICP備15050077號-2
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萬泉河路小南莊400號一層 電話: 010-68489858

北京赛车开奖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