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當前位置:首頁 > 醫藥觀察 > 資訊速遞 > 醫保資訊
352個藥調出北京醫保目錄
2019.12.31來源:賽柏藍

  352個藥,被調出北京市醫保目錄;與此同時,業內流傳出河北省醫保目錄,3年內,498個品種也要逐步調出醫保目錄。

  ▍352個藥,調出北京醫保目錄

  12月27日,北京市醫療保障局發布文件《關于調整本市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報銷范圍有關問題的通知》。本通知自2020年1月1日起執行。

  通知顯示,將大黃碳酸氫鈉口服常釋劑型等國家醫保藥品目錄刪除的藥品和國家重點監控范圍的藥品從本市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報銷范圍中刪除。

  附件中附上了刪除藥品目錄,經賽柏藍統計后發現,共有281個西藥和71個中成藥,共計352個——這352個品種,被調出北京市醫保目錄。

  無獨有偶,一份河北省醫療保障局、河北省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關于印發《河北省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2019年版)》的通知在業內流傳。

  通知顯示,結合河北省實際、省醫療保障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廳研究制定了《河北省基本醫療保險、工傷保險和生育保險藥品目錄(2019年版)》(以下簡稱《藥品目錄》),自2020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

  文件明確,嚴格執行《藥品目錄》,不得自行制定目錄或用變動的方式增加目錄內藥品,不得對藥品的商品名進行限制,不得自行調整藥品的限定支付范圍和相關規定。工傷保險支付藥品費用時不受限定支付范圍限制。

  河北省原增補的乙類藥品,優先調出納入國家和我省重點監控范圍的藥品,形成暫保留省增補藥品目錄,省醫療保障局將在三年內逐步消化。

  賽柏藍統計后發現,暫保留省增補目錄共有品種498個,其中286個西藥,212個中成藥。

  某種程度上,如果文件屬實,按照相關規定,這498個藥將在未來三年內逐步調出河北省醫保目錄。

  ▍三省公布調出名單,相對溫和

  截至目前,已有四個省(市)公布了醫保目錄的調出名單。

  12月17日,四川醫保局發布通知,2020年1月1日起全面執行《國家藥品目錄》,275個西藥、71個中成藥被移出四川省醫保目錄。文件明確,省級增補目錄已納入《國家藥品目錄》的,按照國家規定執行;未納入的,暫按原規定執行,并在3年內逐步消化;《國家藥品目錄》刪除的品種不再執行。

  12月13日,湖南省醫保局與人社廳聯合下發通知,將逐年消化原省增補醫保藥品,優先剔除第一批國家重點監控目錄品種、調出已進入國家藥品目錄中的本省原目錄品種后,歸類為“消化期內藥品部分”,這部分品種將按照國家規定在三年內逐年消化,清理出醫保范圍。所涉品種共404個,其中212個西藥,192個中成藥。

  名稱各有不同,從四川省的《國家藥品目錄》刪除品種,到湖南省的“消化期藥品部分”,再到河北省的“暫保留省增補目錄”,地方在出臺相關政策的時候,遵循了國家局“三年過渡期”的要求,整體措施都比較平和。

  過往資料顯示,以各省公布的2017版省級醫保目錄為例,河北省的總體增補品種最多,達到635個,江西省增補西藥的品種數量最多,有451個;北京市增補中藥品種數量最多,共有255個。

  作為醫藥大省,且在2017年增補品種最多的河北省,已經開始行動起來了,或會對其他省份起到一定的帶頭作用。

  對此,在醫藥行業從業多年的某營銷人士向賽柏藍表示:“各省給了藥企和醫療機構三年的緩沖期,主要是考慮到國家的政策,畢竟其中涉及到錯綜復雜的利益鏈關系;況且,要考慮企業、平臺和代理商的穩定、病人的依從性等因素,如果一刀切的話,還是有失人性。”

  江蘇省醫藥有限公司零售部采購經理賈小慶也表達了相同的觀點:一方面是考慮地方用藥習慣改變的問題;另一方面是考慮工業的感受 ,讓工業有機會轉型。如果不設置緩沖期,那么現有醫療機構貨源處理的問題會非常棘手。

  他解釋道:設置三年的緩沖期 目的是讓出去的還有機會在進來,只要符合基藥目錄標準的,做好二次研發、循證醫學等,還是可以再次進入醫保的。國家改革的目的是讓醫保基金用在刀刃上,不是為了把部分企業打死。

  此前,官方消息明確提出了省增補醫保藥品目錄的調整方式:地方增補的目錄按照442原則在三年內消化完成,分別按照各省增補數量的40%、40%、20%進行,監控輔助用藥先行移出目錄。雖然有比例,但沒有出臺具體的標準和細則。

  上述匿名人士告訴賽柏藍:雖然文件沒有明確說,但從國家一直以來的政策趨勢來看,一定是不緊急、不重要、輔助的臨床療效不明確的品種,被先調出省增補目錄。

  他進一步補充,但整體來說影響不大,因為國家醫保目錄中,已經涵蓋了緊缺的、急需的、緊俏的藥物,省增補品種基本上都會在院內目錄中有替代產品,所以不用擔心這個問題。

 ▍醫藥代表,盡早轉型

  基本上,如果在三年內省增補品種沒能進入國家醫保目錄,也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想。

  前述資深人士表示,畢竟藥企的產品還有 3年過渡期,不會從醫院拿出來,能覆蓋就覆蓋,但是想上量是不可能的,因為醫院的量是給醫保目錄品種,一致性評價品種,4+7品種的,自費藥很難上量,藥企也不會花大力氣培養隊伍,推廣產品了。

  “未來,這些產品可以作為現金流的一部分,先在醫院銷售著,但企業的重心要調整到如何找到未來的方向,比如新產品的領域,怎么轉型研發——如果未來藥品要走自費藥,就沒必要花太多精力和資源了。”

  從目前來看,作為我國醫療衛生最大買方和支付方,國家醫保局將醫保資金騰籠換鳥,為醫保藥品結構調整打開騰挪空間。此前,專利過期原研藥和輔助用藥消耗了較多的醫保資金,醫保局通過4+7帶量采購,讓原研藥失去超國民待遇;另一方面,又通過重點監控合理用藥目錄和禁止地方增補醫保品種,堵住了部分品種“曲線救國”的途徑。

  他表示:就如狄更斯所說,這是最好的時代,這是最壞的時代;對醫藥行業而言,這是最壞的時代,也是一個新的開始。國家的方向已經明確,就是要讓企業做有價值的,有創新性的產品;企業只有擁抱國家的政策,該做一致性評價做一致性評價,該做創新做創新,才能從競爭中勝出。

  因為藥品很難有上量空間了,企業不會再投入資源和人力,所涉其中的醫藥代表也要迎來職業的變動。

  前述人士建議:醫藥代表要找到自己真正的價值,如果你的價值只是帶金銷售,就沒有任何競爭力,最終一定要藥品回歸價值,行為回歸合規。如果你做的產品,和國家政策的大趨勢相違背,就早點動作,盡快轉型。(作者: 阿妮婭)

行業資訊/文章頁/相關閱讀上
行業資訊/文章頁/相關閱讀下-防疫課堂
Copyright ? 2004-2020??北京先鋒寰宇電子商務有限責任公司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京)-經營性-2015-0005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京B2-20192285??京ICP備15050077號-2
地址: 北京市海淀區萬泉河路小南莊400號一層 電話: 010-68489858

北京赛车开奖网站